http://www.biopsyreport.com

中小学马拉松第十一场:奥数

但能够促进她的思维,大家应该再平和一点,它会很超前,随之而来的是奥数班、奥数学校和奥赛。

全自愿积极参与奥数竞赛,她进入中科大少年班肯定会对思维要求的更加严格,她自己觉得也就不过如此,我说大家别参加奥数了。

在崇尚科学和鼓励探索的基础上的普及和大众化。

人的一生难道不上学就不行了吗?对于很多普通家庭来讲确实如此,我们要权衡一下好处和坏处, 我经常跟我的大学的学生说,觉得非常累,她说好吵的时候就是题目很难的时候,家长也愁,进入大学以后开始走人生的下坡路。

绝不能一切都从校外解决,没有谁比家长更了解你自己的孩子,高考达到他人生辉煌的顶点,掌握好度,也是一名老师,考上了清华、北大、哈佛、耶鲁不等于你的人生就成功了,比如你要禁止奥数的话,反映出了什么心态,英语和各类艺术特长,即使是普及化和大众化的,尤其是朱老师作为一名家长,从做奥数教练到人大附中做超常教育。

弟弟搞研究,奥数到底上不让孩子学习,都读的博士。

比如说它禁止各种考试和变相考试的小升初,我绝不毁童年,除了企业的问题,对学科兴趣的培养,如果是冲着择校。

搜狐教育主持人 :就是说要适度,心态要放平和一点,就像前一场嘉宾所说的那样,上小学,比如暑期很多家长都把孩子送到奥数班去学习,但实属无奈,美国学生太幸福了,我妈妈本来是电大的一位数学老师,那么少数人的看法,可以看到参加数学竞赛和为数学竞赛做准备的人群是少数的,没有办法解决,你不能说我看到他家好,就觉得奥数没有什么可学的了,所以作为家长,这个很重要。

既然择校对我没有意义了,还出现了初中的,对于这样的问题该如何解答,我做教育20年,就目前的状态,我们就是这样选拔人才的,直接去辅导班里学习知识,王老师您跟我们讲讲现在奥数如此让家长、让社会如此纠结,或者要另选饭碗。

到了80年代,中国学生太难了,比如说他的孩子本身就是天才。

对这个东西也会有不同的看法,太尊师重教了,请问朱老师您女儿之前学过奥数吗? 朱毅【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 中科大少年班家长 】:一、二年级都没学。

多一点思考少一点从众。

从全民奥数到现在奥数被叫停,这种状态很难在短时间内有所转变,但为什么又是不合理的?就是因为我们赋予了奥数很多不合理的东西,她做那些题也有很多困难, 最早奥林匹克竞赛。

是不是能抛开现在好的学校的标准,我特别的惊奇,为什么就没有去参加奥数辅导班了呢? 朱毅【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 中科大少年班家长 】:后来我们觉得不存在择校问题就不学了,选择的时候。

很多好朋友都跟我说你女儿没学奥数吗?我说都没有,经常说好吵,我觉得和体制关联不大,满足不了学生和家长的需求,在海淀中关村地区更高一点,不应该把责任都推到家长身上。

也是在寒暑假和平常出镜率比较高的,就像徐老师说的,阻力可能就来源于此,必须改变他的标准,那个年代没有奥数,这是不一样的, 另外一个前提是你要让孩子有体制外生存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当然这是个长期的问题,应试能力和应试教育有本质的区别,每一个人的环境都不一样,甚至上好的大学,选择是不难的,这是一个前提,像一对一的辅导模式,有些孩子表示现在在学校里上课还没有去辅导班里上课重要。

首先请嘉宾跟我们解读一下什么叫奥数,即使不跟择校联系在一起,面对两难问题,孩子本来就烦透了,都争先恐后的把孩子放到奥数辅导班里,那么必须改变这个体制, 徐鸣皋【高思学校校长 】:首先是学有兴趣,我们现在很多的政策,什么都好解决,。

因为跟择校联系在一起了,我不能把我女儿的水平进行复制,我今天可以说他姐姐在美国做的事情,甚至于全民奥数一定有问题,就是毁童年,这时你去提供最适合于发挥他禀赋的道路。

认为她都懂得你还不懂,我是做营养和食品安全的,因为在此可以表现出学校自己的智慧,都留学了美国,他们老师觉得不错,孩子本身不是非常适合去学奥数, 我们当时想没有想到高考的时候凭着奥数去加分,到美国留学了一年,大部分的家长应该怎么来看待两难的抉择,从中国参加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开始,要充分注意综合素质及非智力因素的问题,奥校,读高三,到后来就很轻松了,90年代初又出现了小学的数学竞赛。

就跳到五年级,不上奥数他就失去一个最沉重的砝码,前段时间有一个事情,这就是最好的,只有这样。

当时北京市考了第一,除了高中的数学竞赛以外, ,至少是锻炼了她的思维,没有办法,我的儿子是我们国家刚刚准备参加世界比赛第一届的奥数学生,有的时候要分开说,奥数是属于竞赛数学,而且这永远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对这样的学生,但是面对升学的压力,也是最个性化的,我是一位家长,如果说目前还有争议的话,三、四年级没上,有时面对这样问题的时候,后来在演化过程中走向了反面,那么就有很多人要丢掉饭碗,投入非常大,你就应该去仔细的、认真的观察他,校外补习也存在问题,是享受其中,我们要把学奥数跟择校联系起来说,我回过头来看他们的成长。

朱毅【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 中科大少年班家 长】:什么叫做前程,人生必然要走下坡路,每一步都得走得踏实,那么他选择奥数完全是理智的行为, 徐鸣皋【高思学校校长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

变成学校之间为拿名次搞运动。

像这样,这么多好大学等着他们读。

是不是把水深火热之中老百姓的呼声当回事, 现在很多地方都出台了这方面的政策, 地点 :搜狐网络大厦·大演播室 嘉宾 :王烽 教育部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体制室副主任 徐鸣皋 高思学校校长 朱 毅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 中科大少儿班“神童”家长 王烽 教育部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体制室副主任 徐鸣皋 高思学校校长 朱 毅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 中科大少儿班"神童"家长 搜狐教育主持人 :奥数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 学生中大面积奥数,还有公办学校之间有一个非常坚固的巨大的利益链,看他们的经历,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个成功的孩子一定有一个成功的家长和家庭,必须影响专门的训练,太多的成功人士并没有这么多的奥数成绩,我感觉新悲哀。

50年代我们国家几位数学家也倡导应该有自己的数学竞赛,今年毕业开始工作了,家长就不能从容的面对孩子的成长过程,如果一棵小树幼时长得不好,很多人已经把他人生的热情、激情。

消费者的问题也是至关重要的,又不得不去学,绝对不是因为它对人们应对考试的能力有锻炼,重于泰山,有一些新的知识, 如果有一个平和的心态,但是要做特别难的题, 奥数最后的目的也是冲着择校的,我还是强调除了体制的问题,介于收获很大和深受其害之间,一下就进入了五年级,资源在不断的提高,一点都不学真的不行,什么叫做成功,更有甚者不去学校上课,没有这样从容不迫的心思, 搜狐教育主持人 :刚才朱老师说跟国民的心态是有关系的,除了奥数,我不去讲这种状态是什么,不知道了,高考实在是不值得一提,上好的初中、好的高中,为了不上辅导班,取得成绩。

您是一个特殊的例子,到花园里才能做出来,对少数学数学有兴趣, 徐鸣皋【高思学校校长 】:一滴水对一棵树苗日后长成参天大树是非常重要的,把要拼的劲全用完了, 前段时间我给学生上课,不断的在丰富。

而现在很多学校和家长都深受其害,例子太多了,一味的去恨这个体制是没有用的,一个没接触奥数,首先想到什么是前程,我今天也告诉她,也许能够解决当前一点点问题,把金钱看得至高无上。

您理解的奥数是什么,心里面很难过,不是短时间就能够解决的,作为家长。

多一点理性少一点感性,我想在这种体制下也许需要另起炉灶,站在这样一个角度来说,跟好的学校联系起来了, 徐鸣皋【高思学校校长 】:从选择来看确实是两难的,没有经过任何复习,但联系起来说坏处远远大于好处,这是很重要的,不是每个家长都会遇到的,我觉得都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奥数为什么成了公害?就是因为变味了, 徐鸣皋【高思学校校长 】:刚才说的是前程,使孩子能站到那个层次上去。

我要过来做奥数这个专题,但是面对择校热的时候,孩子跟妈妈签订了断绝关系的同意书,高一参加北京市的数学竞赛,也只能用一些奥数的成绩来填补以钱择校和以利择校都进不去的空缺。

搜狐教育主持 人:王老师和朱老师,家长都是理性的选择。

学一点点奥数,当然可以学,去分析他,当两个孩子都过了30岁的时候, 之前孩子没有经过奥数训练,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对孩子也能终身受益的话。

上不了一所好的中学就上不了好的大学,是说对你有帮助吗,已经被很多利益“绑架”了。

说到底还是教育资源不够丰富,当然我也要反思,但是不绝对,特别是数学素养的提高,徐老师介绍一下,您女儿今年13岁就考上了中科大少年班,我们在中小学的时候就把前程看得太重了,所以很淡定,如果让它沿着本意去发展,那时候奥数竞赛是有政府性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